白銀怎么著了?升降之快,猶如過山車,驚險刺激。從去年夏天以來,一路攀升到30年來最高位后,五月初暴跌,從將近50 美元一盎司一周內跌到35美元,跌幅達三成。如此震蕩在任何投資品種都屬罕見,很難用基本面的因素來解釋。市場是個零和的遊戲,顯然有人賺得滿盆滿缽,有 的人賠得一塌糊涂,幾家歡樂幾家愁。

有人把黃金比成蒙地卡羅的豪華賭場,白銀就是拉斯維加斯平民化的角子機。雖然兩個都是賭場,手氣很重要,但是進出的人流的層次,對技巧的把握就大不相同。 黃金炒家底子厚,雇用的投資顧問素質高,加上黃金市場盤子深,比較能沉得住氣,大勢不好,能有序離場。但是白銀炒家本錢單薄,一有風吹草動,就迫不及待斬 倉撤離,加劇了價格波動。

金融危機以來,各國政府大量印鈔票,市場對紙幣失去信心,黃金作為保值避險的貴金屬,受到投資人追捧,而長期以來白銀價格沒有太大變動。但從去年夏天以 來,白銀加快步伐急趕直追。因為進場費低,在上海的黃金交易所,做一手黃金要五萬多元,做一手白銀的T+D延期交易只要兩千多元,散戶蜂擁而至,財經媒體 推波助瀾,紛紛鼓吹白銀的回報如何領先其他資產,於是銀價開始一路攀升,投機成分越來越大,終於在五月初崩盤。

一般市場規律是散戶進場時,經常是大鱷逢高賣出之機。索羅斯的對沖基金在銀價蓄勢沖上50美元時開始拋售。但是投資大師們的看法也不盡相同。《華爾街日 報》報導,在金融危機做空次貸一舉成名的約翰 鮑爾森 (不是美國前財長)認為,全世界對美元不信任的總體氣氛之下,黃金白銀還有上升的空間。

其實白銀和黃金雖然同為貴金屬,兩者并非手足兄弟——黃金作為國庫儲備,白銀長時間還是一種貨幣。有一半的新生銀來自冶煉其他金屬的副產品,銅礦石含有白 銀的成分,金礦、甚至鉛礦亦然,銅鉛冶煉越多,白銀產量也自然增加。白銀廣泛用於工業制造,這種工業屬性產生了可觀數量的再生銀,所以不容易估計白銀現貨 市場有多大。上世紀八十年代,美國的漢特兄弟,想要控制白銀現貨,來逼倉期貨市場,設計頗為周密,但仍然栽了跟頭,是一段膾炙人口的往事。

炒黃金或是炒白銀都是杠桿極高的操作,只要付少量的保證金就能下注。期貨交易所有一把尚方寶劍,可以用提升保證金的方式來平抑市場過劇波動。紐約金屬期貨 交易所連著三次提高保證金,那些付不出保證金的戶頭被勒令平倉出局,價格一瀉千里。有人說這是抄底的時機,但是觀望的人居多,所以“名嘴”們放眼世界,尋 找價格的支撐點,不費功夫找上了新興市場的兩巨頭。

印度和中國一向是白銀消費大國,市場上常說,如果印度國民經濟好,嫁女兒銀飾多擺闊,會促動銀價上漲,經濟不好時,不但需求不旺,有些家庭還不得不變賣陪 嫁的銀飾來救急,增加供應量,會影響世界銀價。照國際貨幣基金會的預測,印度今年的GDP 增長在百分之8.2至8.4 之間,銀飾的需求應該不亞於去年銀價上漲時的行情。

中國由於長期銀本位貨幣的原因,對白花花的銀子更是情有獨鐘,國內的白銀價格跟隨國際市場波動,上海黃金交易所也屢屢提高保證金,但數據顯示國人購買白銀 熱情不減。最近的CPI上升刺激更多百姓把銀行存款拿出來投資實物保值,再加上白銀在中國出口工業的需求隨著全球市場復甦將繼續加大,所以有基本面的支 撐。

新興市場主導全球價格已經成了口頭禪,冀望中印(Chindia)聯合救市,似乎在情理之中,家族親情的神話——爹娘如何給愛女新娘全身上下披掛著金銀首飾——和現代人對宏觀經濟一知半解的完美結合,使我感嘆兩個亞洲文明古國居然能夠如此激發市場想象力。

其實在高杠桿的市場,最重要的因素是流動性。在黃金白銀連創下新高后,歐洲央行加息,新興市場國家收緊信貸,美國雖不加息,但啟動第三輪量化寬松的可能性不大,也是變相的縮緊,這么一來,白銀首當其沖,泡沫被擠壓,完全可以理解。

linchay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