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生日那天,是個難得的豔陽天。一大清早,太陽就睜開柔情萬千的眼晴觩誋誫誖摷摍摟摓關注著觸目可及的世間萬事萬物,空氣也隨曉風輕輕地攪動著煽熊熔熄榨槏榽榦清新得令人精神振奮。

  我靜靜地坐在營業廳裏埋頭書寫沒完沒了的阿拉伯數字,心如止水嘌嘀嘁嘈摴摬摐撦已習慣於不過生日,嫁了老公以後禠稰稨穊瘧瘉皸監也從沒浪漫地給自己過一次生日,何況三年前已為人母,過生日仿佛是很遙遠的事兒了。忽聽到有人喊“青梅”這個名字,猛抬頭見一位小姑娘,懷裏抱了一大把芬芳的百合與玫瑰站在欄桿外,映襯著她那雙純淨的眼睛,微笑中帶著探尋的意味望著我。



那些鮮嫩而美麗的花是如此燦爛地開在眼前,一下子讓我錯愕了,這會是屬於我的,屬於我的三十歲生日嗎?

  聽到身邊的姐妹們嘰嘰喳喳地議論與羨慕,我無語沉默。那些欲語還休的百合與玫瑰就靜靜地放在我的工作臺上,飄浮在空氣中的陣陣馨香向我深情地傳遞著溫情與祝福。我知道是楊送的,一個總是不聲不響地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及時給我幫助與關愛的已婚男人。

  我們在一起上班。楊氣宇軒昂,能力很強但很隨和,有很好的人緣,歌唱得很棒,頗得少女與少婦的青睞。也許我在那紅紅的結婚證的管束下,也沒能練就抵禦 婚外情(婚外情博客,婚外情說吧)的刀槍不入之“金鋼冷酷心”。儘管早已過了追星的年齡,但在單調而乏味的生活中,卻不能免俗得不去悄悄暗戀一個狹小圈子 裏的“大眾情人(情人博客,情人說吧)”,了以自慰婚後生活的沉悶與孤寂。

  我還是頗為欣賞楊的,不僅是外表的偉岸與堅實,還是男人內心少有的細緻,特別是他對女人的關照與呵護,常常嗤咬著我想往的心靈。我是個比較自卑而理智 的女人,工作中總是自己的事自己做,讓人看起來很有些“萬事不求人”的作派。其實,只要有男同事好心地幫我拎拎箱包,搬搬笨重的憑證,也許別人早已習已為 常,而我每次都感動於心。我從沒有主動求過楊,但他只要看到我忙得不可開交,總會很善解人意地走過來相幫。

  自從我默默地收下了那束花,卻一口回絕了楊那天特意安排的生日晚宴,每次再從他身邊過路,他就開始目不轉睛地對我行一次注目禮。一次,兩次,三次…… 次次都如此,我開始徹底不自在起來。想想,我們都老大不小了,已不是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踟躇於一個異性愛慕的目光中,還會矜持得難以自持,再這樣下去, 走起路來都不知哪只腳朝前了,煩惱開始繞上心懷。有一天快下班了,楊走過來象沒事人似的關切地問道:“你的活兒幹完了嗎?”我見旁邊沒人,就有些嬌羞而無 奈地對他說:“你以後別那樣盯著我好嗎?再這樣下去……”我還沒說完,他就很知趣地點了點頭,歎了口氣,好象我很不解風情似的,就打住了下邊的話走開了。

  雖然以後楊再也沒有那樣癡情而絕望地注視著我,但我能感覺他的目光正充滿了整個空間,無處不在,無時不有,我已無法隱遁。我象不小心陷進了於 泥,在他深不可測的目光中,掙扎著,卻越於越深,有種窒息的氣息在遏殺我。儘管我們仍在尋找著不多的機會湊在一起吃頓飯喝喝晚茶或酒,但相思的苦痛卻與日 俱增。我們的目光每次相遇,就會象陰陽相吸的磁鐵,無法分離。他眸子中的熾熱與痛苦我一目了然,我眼中的相思與煎熬只有他懂。

  我們住在一棟樓裏,兩家人可以說是抬頭不見低頭見。他的媳婦女兒我常碰到,還會時不時地打個招呼站在院子里拉拉家常。蹲下身愛戀地撫摸他女兒蓮蓮那可 愛嬌羞的小臉兒;而我的老公兒子他常見著,還每每逗聰聰開心,把他舉得高高地坐飛機。處在這樣一種複雜的關係與環境當中,內心的癡情狂愛與現實掙扎的蒼白 無力,讓我進退兩難不知所措。我沒有勇氣撕下淑女的面裝破壞他的家庭傷害他無辜的妻子與女兒,而善良的楊也沒有可能去狠心地破碎兩個平靜的家庭。讓我們拋 下自己選擇的愛人與可愛的孩子離婚,去追尋一種海市蜃樓的風花雪月。這些我們都做不到,也邁不出那艱難的一步。

  愛情的生髮沒有原因與理由地存在與消亡著,我們卻徘徊在這個人生的十字路口,讓思念苦苦煎熬著彼此的身心。時間不經意地從每個人身邊滑過,痛楚卻在我 們倆個人的心中烙下很深的印記。我的委屈我的淚水無處發洩,只能在深夜一滴滴滲進我久不翻動的日記。這種婚外情與第三者的故事在現實生活中發生的很多,但 得不到人們的同情與理解,只有遭人唾棄與鄙視。此時的我更加孤獨與寂寞,卻無處可以傾訴。

  在經過久久的思索之後,我決定放棄這份看視上天有眼的一段姻緣。悔與不悔只此一招了,我已無法承受這份生命之輕。一次宣傳周活動,我們分在一個組。那 是個陰雨天,灰暗的天空與淅淅瀝瀝的雨絲,飄得人心煩意亂。在休息的間歇,我有意躲在他的傘下,最後一次感受著和他相偎的溫暖。末了,我還是狠下心來對他 說:“我們還是做同事吧,回到從前……。這一切我已無法承受,雖然誰都無法捨棄自己已經擁有的過去和現在,未來就讓它永遠是個夢吧!”他很驚訝地看著我, 臉色難看地反問道:“做同事?!”看著楊眼中的痛惜,我明白覆水難收,就黯然地點了點頭,說:“對不起,楊,真的對不起。讓我說聲愛你真的好難。”我清楚 地看到他眼裏的火花隨即熄滅了,我的心很痛地抽搐了一下,把湧出眼眶的淚強咽回去……

  在靈魂深處,我知道他的心永遠陪伴著我,一直到滄海桑田都不曾改變。
創作者介紹

瞎米哥的狂放世界

linchay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