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想起他或他或她,總想到詩人張錯的作品某兩句:「無論多早開始廜廓廒弊,滲漳滹漈都總是恨晚;人生除了相逢相別,又有何可以相依相戀。」

老歌《恨不相逢未嫁時》榮榻槓槂,槓槂槙樄少女時期,我迷戀過好些年嘛嘝嗺嘆,慵慴態慞最愛蔡琴感情內斂的翻唱版本,每每聽嘉嗼嘌嘀,豨豪豩貌總莫名潸然落淚;當時的淚水,多半來自青澀年紀充滿溢美畫面的想像,為賦新詞強說愁。

說來好笑,其實從不曾有過這類經驗,甚至到了不惑之年、維持一個單身女子身份的我,並無恨早恨晚嫁娶困擾和悔恨,這首歌,卻仍讓我動容不已。

經過少女期、有過一些戀愛經驗和人生歷練之後,慢慢發現自己真正喜歡這首歌的原因和歌名毫無關係,我感受到的是一種人生無常的失落感和遺憾感,這首歌是一面鏡子,許多時移事往、事過境遷的細微心事和感傷,盡在不言中。

曲中唱著:「冬夜裡吹來一陣春風,心底死水起了波動」,波濤洶湧的,不一定是愛情,有時是夢想,遇到一個有理想的老闆、一個契合的工作夥伴、一個交心的知己,都讓人熱血澎湃、漣漪不斷;「雖然那溫暖片刻無蹤,誰能忘卻了失去的夢,你為我留下一篇春的詩,卻叫我年年寂寞度春時」,嗯,某一種夢想的幻滅、友誼的變動、信任的心碎,常常比失戀還無言。

「直到我做新娘的日子,才開始不提你的名字」歌曲中最難過的是這一句感性歌詞……換言之,遇到背叛的親密朋友、工作夥伴,當絕望的那一天開始,我再也不願意提到他們的名字,更厭惡多年資訊沒更新的老朋友親熱地問我:「最近那個某某某怎樣?」那瞬間,我總是愣了一下,既不忍複習傷痛的歷史,又討厭解釋後來我們疏離的原由,於是微笑打馬虎眼:「好久沒聯絡呢,他應該還好吧。」

新世代的人生價值觀,對於許多成年男女,挫敗的愛情是一盤炒壞的蛋炒飯,太濕、太油或太乾,難以下嚥,有時壞了胃口,明日換過就好;挫敗的友誼和熄火的夢想,卻是酸腐的海鮮鍋,這日刺鼻,隔日狂瀉;多年後,一聞到腥味,仍忍不住掩口。

我必須承認,即使到了不惑之年,自己仍充滿迷惑;大人,一點也不偉大厲害;大人,只是一個歲數比較多的小孩而已。許多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殘酷故事,沒有辦法說寬容就寬容、說遺忘就遺忘。

這些複雜的情感波瀾,正像某一首忘不了的旋律,不小心就會在耳際響起、干擾我們;即使人與人,總是山水有相逢;當再度偶遇,眼神相對,最漂亮的姿態就是,點頭微笑。

愛情的「生不逢時」、「相遇時機不對」,多數人最容易將心比心體會,而夢想或友誼的錯認、錯誤和錯過,又何嘗不是一種類似的痛?

「無論多早開始,都總是恨晚。」非常孤寂包含的一行詩。

於是,每次想起那些讓我心碎的他或他或她,伴隨張錯的詩,蔡琴的歌是背景音樂,為我深深唱出心底的寂寞和荒涼「多少甜蜜心酸,多少失望苦痛,盡在不言中」。

往事同浮光掠影,我無法排列時間的順序,只好拿起遙控器,按下快轉鍵。
創作者介紹

瞎米哥的狂放世界

linchay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