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日足可惜,
  • 此酒不足嘗。
  • 舍酒去相語,
  • 共分一日光
很喜歡韓愈的這首詩,如果翻成語體,應該是:
可珍惜的是今天這日子啊!
那淡薄的酒又有什麼好喝的?
放下酒杯且來聊聊吧,
讓我們一起分享這一日時光。
所以喜歡這首詩是因為自己也喜歡和朋友聊天。使生活芳醇酣暢的方法永遠是聊天而不是飲酒。如果不能當面聊,至少可以在電話裡聊;如果相隔太遠長途電話太貴,則寫信來聊;如果覺得文字不足,則善書者可書,善畫者不妨畫,善歌者則以之留貯在錄音帶裡----總之,不管說話給人聽或聽人說話,都是一樁萬分快樂的事。
西語裡又有“綠拇指”一詞,指的是善於栽花蒔草的人,其實也該有“綠耳人”與“綠舌人”吧?有的人竟是善於和植物互通消息互訴衷曲的呢!春天來的時候,聽聽櫻花的主張,羊蹄甲的意見或者杜鵑的雋語吧!也說些話去撩撩酢漿草中小石斛蘭吧!至於和蒼苔拙石說話則要有點技巧才行,必須語語平淡,而另藏機鋒。總之,能跟山對話,能跟水唱和,能跟萬紫千紅竊竊私語的人是幸福的。
其實最精緻最恣縱的聊天應該是讀書了。或清茶一盞邀來莊子,或花間置酒單挑李白。如果嫌古人渺遠,則不妨與辛稼軒曹雪芹同其歌哭,如果你嚮往更相近的跫音,便不妨拉住梁啟超或胡適之來聒絮一番。如果你握一本《生活的藝術》,林語堂便是你談笑風生的韻友,而執一卷《白玉苦瓜》,足以使餘光中不能不向你披肝瀝膽。尤其偉大的是你可以指定梁實秋教授做傳譯而和莎翁聊天。
生活裡最快樂的事是聊天,而讀書,是最精緻的聊天。

by 張曉風

linchaya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